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19-12-26 14:52:03 點擊:1523803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作者| 貓哥

來源| 大貓財經

如果你在一個年收入好幾億的公司打工,然后有一天大老板說,“你干得不錯,以后這個公司50%的股份都是你的了!”

如果電視劇這么編,你一定說太假了,但其實現實比影視劇精彩多了,這個橋段就曾真實出現在東北明星企業家楊凱的身上。

這家公司就是輝山乳業,一個曾經的港股明星,入選過港股通標的,備受青睞的大白馬,市值一度高達436億港元,即便是遭遇渾水做空時股價依然堅挺,但紙里包不住火,幾個月盤中閃崩直接跌去85%。

如今停牌快兩年了,直接被香港聯交所宣布取消上市地位,今天開始,輝山乳業就不再是上市公司。

如果看看這個遼寧前首富楊凱的歷史,你會發現,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……

01

輝山乳業是一個老企業,其前身是沈陽農墾總公司下屬的國企,1951年就創立了。

1998年之前,這個公司過得平平淡淡、波瀾不驚。

1998年,很多國企的日子過得很一般,所以迎來了一波整合潮。沈陽農墾總公司把沈陽地區的多個畜牧場、牛奶公司、乳品加工企業整合在一起,組建了“沈陽輝山乳業集團”,這個重組還是挺成功的,只用了四年,輝山乳業就成了東北最大的液態奶企業,產量僅次于光明、三元和伊利,排全國第四。

到了2002年,國企的一個主題詞是“改制”,當時很多國企雖然占據了不少資源,但競爭乏力。所以當時的思路簡單來說,就是把一些非核心領域的國企進行改制,國退民進;把重要的國企再次重組,做大做強。

現在國企的龐大實力,也就起源于當時的這一調整,2003年,李榮融出任國資委主任,他的一個愿望,就是讓世界500強里出現更多中國企業的名字。

當時的輝山乳業,是沈陽的好企業,現金流奶牛,1999年至2001年,主營業務收入從1億元增長到接近3億,2002年的產銷量也在繼續增長,但當時政府還是希望引入新資本,對它進行改制。

在這些背景下,楊凱登場了。

楊凱從1992年起擔任沈陽隆迪糧食制品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長、董事和總經理,被認為是政商通吃的實力派。

沈陽開始為輝山乳業招商引資的時候,外界一致認為,新希望的希望最大,那時候劉永好也對控股輝山很有信心,親自趕到沈陽談合資,但這個計劃沒有成功。

一通操作之后,美國隆迪獲得了輝山乳業52%的股權,事后隆迪的代表表示,成功背后都是楊凱的功勞。兩年后,沈陽市農墾聯合企業總公司徹底退出,輝山乳業從中外合資變為外資美國隆迪獨有,楊凱任沈陽乳業總經理。

接下來,神操作來了——沒過多久,美國隆迪把50%的股權轉給了楊凱。

就這樣,先是國有變合資,接著合資變外資,到了2012年8月,楊凱成為輝山乳業的大股東和董事長,第二年,輝山乳業就在港交所上了市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▲ 圖源:輝山乳業

對于股權的轉讓,輝山乳業上市招股書里的解釋是,“基于楊凱對沈陽乳業及所有其他合營公司所做的貢獻”,業務伙伴將沈陽乳業的50%權益轉讓給楊凱。

呵呵,這么慷慨的股東,真是很少見,誰說美國沒有活雷鋒?

02

輝山乳業上市后股價在上市后漲漲跌跌,先從2.5漲到3.2,又從3.2一路向下跌到1.2,接著又很快漲回3塊。

在2016年,楊凱以260億身家登陸“胡潤百富榜”,位列第66位,不僅是乳制品行業唯一入榜的企業家,也成為了遼寧首富。

輝山乳業的收入連年高增長,成為明星白馬股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還在2014年進入了第一批港股通名單。

眼見他起高樓,就會有人來拆穿。

2016年年底,渾水在幾天內連續發布了兩篇針對輝山乳業的做空報告,列舉了數條看空證據。

“渾水”使用無人機拍的輝山養牛場的照片,顯示養牛場的屋頂都破了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渾水的調查持續好幾個月,共訪問了35個牧場,5個生產設施基地和2個完全沒有建設跡象的生產基地。

除了實地調研,渾水報告中還指出,輝山乳業最少從2014年就開始財務造假,包括盈利造假、夸大資本開支等,并且董事長楊凱有可能將公司超過1.5億元人民幣資產挪作他用。

2016年12月19日,渾水又發布了報告的第二部分,稱輝山收入造假,這份報告以國家稅務總局增值稅數據為證,顯示輝山存在大量欺詐性收入。另外,農產品建設條件惡劣,在維護上的資本支出不足以保證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產出。

綜合兩篇做空報告,要點包括:

1)質疑至少自2014年起,公司通過虛假宣稱苜蓿草全部自供來夸大利潤率,公司長期從第三方、國外進口大量苜蓿,因此財務存在造假,而苜蓿自給自足一直是輝山財報中的利潤基石;

2)質疑輝山的牧場涉嫌資本支出欺詐,渾水估計輝山將牧場的資本開支夸大人民幣8.93億至16億元,其平均牧場實際支出不僅遠低于財報所示,還有牧場處于完全停工的狀態,其目的是為了掩蓋收入報表中的欺詐行為;

3)質疑大股東楊凱可能挪用公司價值至少人民幣1.5億元的資產,而實際金額極有可能更高,最主要的表現是楊凱將一家至少擁有4個乳牛牧場的附屬公司轉向一位未披露的關聯方,卻沒有披露相關信息;

4)認為即使輝山財務沒有造假,該公司也處于違約邊緣,其杠桿過高

5)認為輝山宣稱2017年第一季度銷售額因平均售價增加有所增加純屬造假

渾水這家公司通過揭露上市公司的虛假財報和欺詐行為而做空獲利,創始人Carson Block曾在上海工作,會說中文,公司取名就是來自成語“渾水摸魚”

之前的幾年,渾水多次狙擊中概股成功,被狙擊的公司下場慘痛:分眾傳媒股價大跌40%、網秦股價暴跌近50%、嘉漢林業在渾水報告發布當天股價狂跌64%、大連綠諾更是被納斯達克摘牌。

這回挑戰輝山乳業時,渾水用詞更狠:“這是一家騙子公司,公司的價值為零”。

03

渾水發力很猛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輝山乳業。

面對渾水的質疑,輝山乳業公告回應:

渾水報告所做出之指控乃毫無根據,其包含各種失實陳述、惡意及虛假指控及與本集團有關之明顯事實錯誤”, 還逐條反駁了指控,說從外部供應商買的苜蓿草只占4.3%-9.2%之間,1.5億是拿去嘗試肉牛飼養業務買的牧場等等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結果,做空報告發布以后,輝山乳業的股價并沒什么太大波動,極少失手的渾水非常無語。

那時,渾水公司創始人Carson Block接受采訪,說這一筆做空渾水并沒有賺到太多,輝山乳業股價未見大幅下跌,顯然是股東和股東相關人士有意增持。

但他沒有放棄之前的判斷,只是需要等一個結果的出現:輝山乳業問題的關鍵在于資金鏈什么時候會斷?

做空報告沒有把輝山乳業股價砸下來,但卻引來了貸款給輝山乳業的銀行們的調查。

不查不要緊,一查問題真不小:

銀行們發現,輝山乳業一堆單據造假,負責銀行貸款副總已“跑路”。大股東挪用了賬上30億資金去投資房地產,資金無法收回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2017年3月24日,資金鏈斷裂危機終于傳導至股價,輝山乳業322億港元的市值1小時內灰飛煙滅,當日收盤僅剩56.6億港元。

當時楊凱控制的股份達到73.56%,身家大跌240億港幣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04

當時一共七十多家金融機構踩雷,其中有二十幾家銀行,包括國開行、進出口銀行,五大行里的工農中交,還有幾乎全部股份制銀行,地方性銀行以及農信社都未能幸免,華融資產管理公司也在其列。

危機拖累最嚴重的是一家地方性銀行——九臺農商行,它借了18.3億元給輝山乳業,假如輝山乳業不能歸還本息,此筆貸款計入損失,將直接沖銷九臺農商行2017年利潤18.3億元。而九臺農商銀行2015年的凈利潤也只有12.16億。

所以3月27日開盤后,九臺農商銀行股價直線下跌,跌幅一度達11.36%,尾盤在主力的拉升下收跌8.71%。

就在這段時間,楊凱的妻子葛坤失聯了。她的另一個身份是輝山乳業的執行董事、副總,負責的業務包含監督管理集團財務和現金業務,以及維持同管理集團與其主要銀行的關系。

在2016年12月的渾水報告之后,葛坤的工作壓力變大。楊凱稱2017年3月21日收到葛坤的一封信,指出其最近的工作壓力對她的健康造成傷害,她會休假且希望現階段別聯系她,此后董事會便一直無法聯系葛坤……

輝山乳業股價崩盤后一直停牌,2017年12月7日,遼寧省盤山縣人民法院公布,輝山乳業董事長楊凱因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”,被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。

只一年時間,胡潤榜的第66名就成了老賴,連老婆都失聯了,人生大起大落就是這么神奇。

05

挪用的錢到底去哪了呢?之后兩年,所有的人都在使勁搜索。

一種說法是挪去干房地產了,時間甚至可以追溯到2006年。

在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99號附近,輝山乳業已停用的一座倉庫旁,曾有一個最早在2010年搭建的廣告牌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▲ 圖源:彭斐/攝

廣告牌上方的logo,左邊是輝山乳業,右邊是香格里拉,并稱是2010年新品。而在項目開發商的位置,寫的是永豐房產。

公開資料顯示,香格里拉項目由永豐房產操盤,占地面積1100畝,總建筑面積130萬平方米,建筑類型主要以寬景洋房、獨聯體別墅、疊拼別墅和獨棟別墅為主。

這個公司成立于2006年11月27日,在最早的高級管理人員備案中,楊凱為董事長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永豐房產的投資人包括楊凱及沈陽高新創業投資有限公司,2006年變更為只有楊凱一人,不過,2008年12月31日,永豐房產的投資人和負責人同時發生變更,楊凱的名字變成了該公司目前的董事長劉朝濱。

除了永豐房產,還有一家叫做沈陽萬鼎的房屋開發有限公司,成立時是楊凱和劉朝濱兩人分別出資600萬元和400萬元,楊凱占60%股份,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。

就在沈陽萬鼎注冊成立9年后的2013年5月24日,沈陽萬鼎又分別成立了沈陽金田置業有限公司、沈陽凱美置業有限公司,兩家公司的注冊地址均位于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99號。這兩家公司注冊資本都只有10萬元。

楊凱名下有房地產公司,香格里拉跟輝山也聯系緊密,售樓處外依然懸掛著輝山乳業的商標,多輛印有輝山標志的車輛也停在現場。

又一個東北首富垮掉了!錢來得疑問重重,去得不明不白

▲ 圖源:彭斐/攝

負責香格里拉小區物業的沈陽隆迪物業管理有限公司,楊凱持股55%。

不過即便如此,楊凱也說自己和房地產沒有關系。但是輝山乳業的錢到底去了哪里呢?

06

股價崩盤之后,輝山乳業開始了一波自救操作。

面對債務違約,輝山乳業承認資金鏈斷裂,百億負債懸空,遼寧省金融辦召開輝山乳業債權工作會議,出手金融維穩,參會的債權機構實際多達70余家。

會上,中國銀行、吉林九臺山農村商業銀行及浙商銀行表示,對有超過60年經營歷史的集團保持信心。楊凱也說,公司將出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,通過重組在一個月之內籌資150億元,解決資金問題。

另外,遼寧政府通過花9000多萬元購買輝山乳業公司土地,為其注入流動性,希望用四周時間解決解決資金流動性問題。

可惜,9000萬只是杯水車薪,楊凱說的那150億元最后也沒個影兒。一份時間為2017年8月的輝山重組資料顯示,僅金融類債權就高達380億元,資金缺口巨大。

此后2年間,輝山乳業重組消息不斷,一度有蒙牛、光明、伊利等大企業有意“接盤”的消息傳出,但均無下文。

港交所從去年3月開始啟動了輝山乳業的除牌程序,每6個月推進一次,最終,輝山乳業交不出任何復牌建議,失去了上市地位。

被取消上市的公司,股東持有公司股票就成為廢紙一張,只可以在場外交易,但因為場外交易缺乏流通性,所以在估值上會有很大折讓。從散戶角度看,公司退市基本意味著持有股票會一文不值。

曾經的首富已成獨身老賴,韭菜們的血汗錢也不知去向,輝煌一時的輝山乳業就這樣消失在記憶里。

相關熱詞搜索:秋霞,秋風詞,軍用連接器,軍綠色褲子配什么上衣,

上一篇: 5G新號段來了!190、197、196、192,您選哪個?

下一篇: 圖說歷史——溫氏股份的奇跡

分享:

中国竞彩网上不了